超巨紛紛受傷,為何只有小卡被懷疑有詐?

430

大約一周之前,西部首輪快艇與太陽G1,卡瓦伊·萊昂納德出手24次轟下38分,帶隊在客場贏球,搶回主場優勢。萊昂納德上次打季后賽還要追溯到671天之前,2021年西部半決賽第2場,他撞裂了右膝前十字韌帶,去做了修復手術。

671天后,萊昂納德健康得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他在季后賽第1場比賽中就打了44分鐘,絕大多數時候都在中距離作業,最後時刻投進兩個致命三分,表現得毫無倦意,興奮地甚至想走兩個soma步。對位萊昂納德的太陽球員克雷格撇撇嘴:“他有好幾次走步了,但總體來說也確實強。”

這是萊昂納德快艇生涯中第13場季后賽得分達到30分,比隊史季后賽30+場次最多的鮑勃·麥卡杜只差1場,2天之後的系列賽第二場他將拿下31分追平這個紀錄,這一切足以說明快艇季后賽歷史有多麼的清白。

實際上,萊昂納德的狀態在賽季末就已經有所展示,他出戰了球隊最後3場球,包括1次完整的背靠背,真正的背靠背,每場打至少28分鐘以上,沒有搞什麼半場負荷管理的斷背靠背,最終帶領球隊3連勝。

基本上這波3連勝就已經表達了萊昂納德和快艇的決心,他們沒想過躲開西部第四的太陽。看起來是長時間謹慎的負荷管理和迎難而上的決心獲得了上帝的獎賞,在沒有泡椒的情況下快艇贏下了第一場,更重要的是萊昂納德讓杜蘭特職業生涯中第一次看起來像是某一個人的玩具,全員太陽隊突然變得不再那麼可怕。

快艇全隊也進入了那種最強之人已在陣中的自信,畢竟季后賽始終是巨星的舞台,負重前行的歷史皆成過往,往後餘生就靠萊昂納德背著咱們了的情緒蔓延滋生,頗有種兒子找好工作娶下媳婦兒掙到大錢不枉老子辛苦四十年供他讀書現在終於可以享享清福的老父親式欣慰。

隊友已成忠粉。祖巴茨說萊昂納德“打出了最好的籃球”,說自己對球隊充滿了信心,因為“我們有這樣一個傢伙在身邊。”多倫多前隊友鮑威爾說自己“很高興能再次近距離親眼看到萊昂納德在季后賽中展示出那種侵略性、冷靜和節奏”。

主教練泰倫盧說起萊昂納德首戰就乾44分鐘難掩得意之情:”這就是我們之前省著用他的原因。“

老闆鮑爾默更是興奮不已,67歲的世界前十富豪在首戰之後徹夜難眠,說自己只能通過刷推特、讀《紐約時報》和玩電子遊戲讓自己冷靜下來。聽起來他可能只說了三分之一的實話,因為沒人知道讀《紐約時報》和玩電子遊戲怎麼能讓一個人冷靜下來,但刷推特確實可以。

萊昂納德是久經考驗的體育醫療科學信徒。在本賽季常規賽首戰對陣湖人打了21分鐘之後,他就宣告自己會在這個賽季進行大量的負荷管理:“你必須逐漸增加比賽時間,才能讓膝蓋前十字韌帶變得強壯。如果你在第一場就打38分鐘,它就很容易變弱。我聽醫生的話。這是一個漫長的賽季。我們想進入季后賽,也想讓我打季后賽。”

言出必踐,本賽季萊昂納德合計缺席了30場比賽,其中右膝蓋不適22場,右腳踝扭傷6場。在對陣灰熊的一場比賽中,他和快艇甚至發明了半場負荷管理機制。但另一方面,事情確實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自12月5日之後,萊昂納德就再未連續缺席過比賽,而本季27名全明星中,能在12月5日之後能不連續缺席2場的,只有塔圖姆、賈倫·傑克遜、小薩博尼斯、西亞卡姆和阿德巴約。

“我認為一切在於堅持,”萊昂納德說,“努力確保雙膝強壯。確保我在餘下的職業生涯中保持健康。所以這將是一場馬拉松。”

於是他拿出了季后賽第1場的表現。系列賽的天平因此大幅傾斜了,不僅僅是賽場之上,也包括輿論之中,對於萊昂納德此前多次長時間突然閉關不出的批評偃旗息鼓,而關於“負荷管理”的讚美也來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知名美國體育媒體The Athletic在首戰之後立即為萊昂納德撰寫了一篇4000字長文。文章構思巧妙,文采斐然,通過萊昂納德闊別季后賽671天的多個階段中遇到的那些同樣罹患前十字交叉撕裂症運動員——包括富爾茨、克萊、英格爾斯、穆雷、加里納利、拉文、薩里奇的經歷,大部分都是在講這是一個需要時間的傷病,“球迷哪儿知道我們在康復路上付出了什麼!”由此論證了萊昂納德如此養傷的必要性。

文章最後還上了價值觀,萊昂納德說了:“我們打球是為了激勵其他年輕球員,我們這些傷員會互相支持,鼓勵病友們只要不斷努力,不斷提升自我,然後就可以回來享受比賽。”

有這樣的萊昂納德你確實可以享受比賽,即便快艇輸掉了第2場比賽,泰倫·盧也對客場1勝1負的結果十分滿意,他在賽后採訪中更是平添幾分大師風采:“太陽可以從我們這裡拿走不同的東西。但我們也能夠一個回合一個回合地去應變。這就是我們在這個系列賽中所擅長的。”

泰倫·盧沒想到——誰能想到被拿走的那個東西是萊昂納德呢?

第三場比賽訓練前,泰倫·盧得到了萊昂納德將休戰G3的消息,理由是右膝蓋不適。據快艇總裁弗蘭克所述,萊昂納德早在G1就已經發生了“右膝扭傷”,但仍然帶傷打了G2,而到了G3之前,情況並沒有好轉,反而惡化了。

至於萊昂納德本人的反應,和本賽季他每次休戰時由別人嘴裡說出來的反應一樣,弗蘭克的形容:“感到非常失望。”

泰倫·盧說得更多一些:“令人沮喪。萊昂納德沒有錯過任何康復治療,飲食合理、科學。非常努力才走到如今這一步。然後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為他感到難過。”

聽起來非常熟悉的措辭。鵜鶘在附加賽出局之後,球隊老將、工會主席麥科勒姆說:“我們要接受正確的治療、獲得充足的睡眠、合理地補水和正確地飲食。”泰倫盧的意思,萊昂納德做到了這一切,受傷只是因為不幸,麥科勒姆的意思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無論球員和教練們怎麼想,輿論場上的回合製表演無可挽回地開始了。數日前還在盛讚倫休納德宛如當代喬丹的人們掉轉槍頭,“我早就說過”和“季后賽還搞負荷管理毫無職業素養你知道嗎早在2018年……”的論調大概並非主流,更多的球迷只是在見識了強大之後卻又因為強大無法持續上演而感到“非常失望”。

這些不帶愛與恨的大多數球迷可能已經麻了。萊昂納德的傷病顯得和大多數球員不同,主要是因為除了帕楚里亞給他的那一腳,你很少看到萊昂納德在場上直接表達傷病。

在馬刺的時候你不知道他怎麼傷的,到快艇遭遇前十字韌帶撕裂傷的那次撞擊之後,萊昂納德還打了幾個回合才下場,最終也打了34分鐘,球隊贏了14分,你很容易以為那隻是一次正常的輪換,然後他就賽季報銷了。

人們總是更容易理解那些被表現出來的傷病,你在鏡頭里看到一個人摔斷腿扭斷腳拉斷了跟腱扭傷了腰,被人踩爆了胸膛在地上瘋狂哀嚎,你看到了鏡頭里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即便開了靜音也能在內心描摹出那種撕心裂肺的淒厲慘叫,這是你能看到的傷病,這是你能理解的情況。但對於從未被傷病折磨過的大多數普通球迷來說,萊昂納德的情況確實太難理解了,他的傷病大多數是來自於新聞報導或球隊官宣而非親眼目睹。球迷當然會問,不是兩天前才好好地拿了31分嗎?沒看到他哪兒受傷了啊,什麼傷就不能堅持一下嗎這可是季后賽啊,不是經常有人形容一種傷病叫“如果這是季后賽我肯定能打”病的嗎?

同樣非常失望的還有鮑爾默,他的措辭有所區別,不是“失望”,而是“遺憾”,“自我擁有快艇以來,傷病就是我最大的遺憾。”確實遺憾,雖說養兵千日,卻並沒有人真的打算只用一時。鮑爾默輕輕地爽了一場,卻立即收穫了噩耗,而且還有加時,萊昂納德G4也不會出戰。

面對這個消息,快艇更衣室裡仍有人放聲大笑,盧指導說:“G3萊昂納德不打是很突然的,但G4不打提前說了,我也就好準備了。”

隔日,快艇輸掉G4,系列賽1比3落後太陽。

如果萊昂納德和泡椒還能在這個系列賽中復出,就要從1比3落後的局面打起了,也不知道這一對扭傷的右膝蓋,到底能把這艘船劃到哪裡去。杜蘭特除了為威中伸冤外,就是表達遺憾,“我為萊昂納德受傷而失望。希望能對位萊昂納德,跟他競爭很有趣……好吧並不有趣,是很有挑戰,他太強了。”

這次的右膝扭傷會不會讓萊昂納德賽季報銷仍未可知,但屬於萊昂納德的馬拉松,還沒有來到終點。斯蒂芬·A·史密斯叫囂著說讓萊昂納德退役好了也只是博個眼球,萊昂納德不會因此退役,他還遠遠沒有到這個地步,畢竟你看羅斯還在打球。

但對於快艇來說,每個賽季或幾個陣容相對固定的賽季不再是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馬拉松。套用巴克利的比方,那是一輛在高速公路上疾馳的巴士,萊昂納德顯然是這輛大巴上的司機,一個正值壯年、無比穩健、技藝精湛、熟悉路線、目標明確的老司機,如果他還醒著的話,一切該多美好。